筆趣閣 > 軍史小說 > 亮劍之我是炮兵 >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井尤里之死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井尤里之死

新書推薦:報告駙馬:公主又渣心了!浮華江山暮追妻令一朝之宦大宋驕陽南宋國運神冷面督主請低調誤被男配叼回窩錦繡田園:農家女首富我去打鬼子

    “八嘎!八嘎!”

    大井尤里臉上充斥著憤怒,布置詭雷和地雷的土八路真該死,經過一輪炮擊后,竟然還會殘留這樣多的詭雷和地雷。

    呆在一旁的宮元一郎縮了縮身子,這個時候,他可不想被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看到。本來前來支援后,見到沒有土八路部隊,大井尤里就對他有些意見。現在又出現了死傷,他可不想承受大井尤里的怒火。

    或許是宮元一郎的縮身有了效果,大井尤里沒有看向他的位置,將他當成了透明人。

    對此,宮元一郎格外的滿意,透明人好啊,他就愿意做透明人,只要大井尤里永遠不會注意到他就好。

    繼續看向掃雷的工兵,出現傷亡后,那些掃雷的工兵速度變慢了一些,但就算是變慢,也比宮元一郎步兵中隊的掃雷工兵快上了很多。

    時間緩慢流逝,二十分鐘后,掃雷工兵接近了炮兵學校,只是當工兵們繼續前進的時候,一個掃雷工兵卻是驟然慘叫一聲,整個人直接掉落了一個坑洞中。當其他工兵將他救上來的時候,能夠看到這個工兵身上有著幾道明顯的傷口,腳底板也被坑洞中的木刺扎穿。

    被救上來的工兵凄慘嚎叫著,鮮血不斷從他的傷口中涌出,其他鬼子工兵能夠看到,這個工兵傷口中涌出的不僅是鮮血,其中似乎還摻雜著一些臟東西。

    等到有工兵認真觀察坑洞中的木刺后,鬼子工兵們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起來,他們能看到在坑洞中的木刺上面涂抹著一些糞便。而被木刺傷到,上面涂抹的糞便會接觸到傷口,導致傷口造成嚴重的感染,傷口更是根本無法愈合。

    除非是那位受傷的工兵被及時送回到占領區的城鎮中接受治療,否則僅僅依靠部隊中的軍醫,恐怕很難活下來,即使是能夠在接受治療后成功活下來,恐怕也是會承受痛苦的折磨。

    “八嘎!土八路太過狡猾了!命令士兵在前進著,注意腳下,土八路布置的陷阱應該不會少。”大井尤里開口命令道。

    大井尤里帶著部隊與八路軍部隊交戰的次數有著不少,他清楚知道八路軍部隊的狡猾,在布置詭雷和地雷上,八路軍部隊都布置了如此多,那么在陷阱上面,肯定會更多。畢竟,布置陷阱根本不會消耗太多的物資,就是會費時間一點。

    鬼子兵跟在掃雷工兵緩慢的前進著,只是這一次在前進的時候,鬼子兵都會下意識用刺刀朝著地面戳去,這樣一旦有什么陷阱存在,他們也能及時發現。

    看到士兵們的謹慎,大井尤里眉頭緊皺,按照現在的速度,就算能找到土八路部隊的蹤跡,恐怕也無法成功追上土八路部隊。更何況,在土八路離開的路上,很有可能還有布置著陷阱和詭雷,似乎這個村莊成為了雞肋,沒有那么大的價值。

    但馬上就要進入這個很有可能是土八路主力部隊駐扎過的村莊,真要是這樣直接撤離,大井尤里又有些不甘心。

    走在最前面的鬼子工兵進入到村莊中,沒有任何的異常發生,見到沒有問題發生,大井尤里直接命令鬼子兵分散開來,去搜尋村子中土八路沒有清理干凈的相關信息,要是能夠找到一些土八路留下的文件,那么就更好了。

    “轟”“轟”“轟”

    鬼子兵剛開始在村子中搜索沒有多久,就有轟然的爆炸聲響起,在炮兵學校的房子中,劉根等人有布置一些詭雷當作禮物送給鬼子們。鬼子兵們都沒想到劉根等人在這些房屋中,還有這樣做,等到爆炸響起才明白過來的他們,無疑是已經晚了。

    等到爆炸聲停息,大井尤里將鬼子兵集中起來后,發現足足有著十幾個鬼子兵出現傷亡。

    其中最為凄慘的一個鬼子兵沒有死,但全身上下卻是遍布著傷口,其他鬼子兵看到這個鬼子兵身上的傷口,就不由得有些恐懼,他們有些想知道這個鬼子兵到底經歷了什么。

    “八嘎!八嘎!找到土八路部隊逃離的蹤跡,我要追上他們!讓他們去死!”大井尤里怒罵著,他的眼睛不知道何時已然變成了血紅色,看上去格外的猙獰。‘

    鬼子兵們紛紛行動起來,他們四散開來,在炮兵學校中不斷的搜尋著,想要找到劉根等人離開時留下的蹤跡。

    四散開來的鬼子兵們,即使他們有保持警惕,但還是不小心中了更多劉根等人布置的陷阱和少數的詭雷,這一次大井尤里沒有讓鬼子兵們撤回,他命令這些鬼子兵們繼續搜尋,只是他的眼睛越來越紅起來。大井尤里能看到受傷的鬼子兵在痛苦哀嚎中被帶到軍醫那里接受治療,也能看到有鬼子兵被土八路布置的詭雷直接干掉。

    大井尤里無比的憤怒,大日本帝國的勇士戰無不勝,就算土八路用這樣的手段,也無法贏得這場戰斗的勝利!大井尤里心中怒火中燒,只要讓他找到土八路部隊撤離的蹤跡,那么他就必然能帶著步兵大隊干掉這支土八路部隊!到那時,他要聽到土八路痛苦的哀嚎。

    可一個小時過去,鬼子兵們依舊沒能找到絲毫劉根等人離開的蹤跡,好像劉根等人是憑空消失在這片區域。

    大井尤里在看到鬼子兵們的搜尋一直都沒有結果后,他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連土八路撤離時留下的蹤跡都無法找出來,自己手下的士兵也太廢物了一點!找不到土八路撤離的蹤跡,大井尤里動了起來,他準備自己親自去找土八路部隊撤離時可能留下的蹤跡。

    四周都被鬼子兵搜查過,這里應該沒有了土八路布置的詭雷和陷阱,大井尤里不擔心自己會出現什么問題。

    更何況,出身帝國大學的大井尤里對自身能力有足夠信心,他相信就算有陷阱存在,他也不會有任何問題。至于詭雷,士兵們在這片區域的搜查,真要是還有土八路布置的詭雷存在,那么必然早已被引爆。

    距離上一次爆炸差不多有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這么長時間都沒有爆炸發生,無疑說明土八路布置的詭雷早就沒有了。

    在大井尤里看來這也是很正常,土八路部隊的物資彈藥匱乏,就算是土八路的主力部隊,也不可能布置太多的詭雷。沒有了土八路布置的詭雷才正常,真要是一直有土八路布置的詭雷,那么大井尤里就會考慮是否放棄尋找這支土八路部隊的蹤跡。

    大井尤里清楚知道土八路主力部隊的戰斗力,這要是讓他帶領的步兵大隊遇到土八路主力部隊,沒有被土八路包圍還好,真要是被土八路太多的部隊包圍,那么搞不好他也會死在土八路手中。

    既然決定自己尋找土八路部隊離開時留下的蹤跡,那么大井尤里就快速行動起來,他不斷在四周查搜查著,認真觀察地上的腳印。可等到大井尤里認真觀察后,他卻發現地上的腳印很是雜亂,根本看不出太多的東西來。

    發現自己無法看出太多的東西,大井尤里神色淡然,他早就有所準備。大井尤里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自己手下士兵的能力,真要是能輕易找到土八路部隊留下的蹤跡,那么根本用不到他親自來。

    在不斷的查找中,大井尤里成功發現了一些異常的蹤跡,這讓他眼中一亮。緊跟著地上的蹤跡走去,地上的腳印是很雜亂,但在大井尤里眼中卻是有著一道格外清晰的道路。順著這條道路,大井尤里朝著炮兵學校外走去。

    走在這條自己找到的路上,大井尤里神色興奮,果然還是他自己最為厲害,輕易就找到了土八路離開時留下的蹤跡。

    “咔嚓”

    突然,一聲脆響出現在大井尤里的腳下,頓時大井尤里的臉上再也看不到絲毫的興奮,臉色更是瞬間變得無比的蒼白!有小鬼子注意到大井尤里這位步兵大隊長的異常,他們想要開口問些什么,可還沒等到他們開口,就有轟然的爆炸聲響起。

    轟然的爆炸聲響起,驚動了大部分鬼子,但只是看了兩眼后,他們就再次投入到搜查中。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要求的緊,讓他們在最短時間內找出土八路部隊離開時留下的蹤跡,他們沒有時間去關心太多東西。

    “八嘎!大隊長出事了!”

    “快來救大隊長!”

    “……”

    有鬼子大聲喊著,聲音中充斥著驚慌,他們有看到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被地雷直接炸倒,地雷的碎片更是直接飛入到大井尤里的身體中。

    搜查的鬼子們反應過來,他們快速朝著剛才地雷爆炸時的地方沖去,他們臉上都浮現出明顯的驚慌,都沒想到剛才爆炸竟然是由于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但那個方向的地雷不是全部都被排掉了嗎?怎么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還能踩到地雷呢?

    離得近的鬼子趕到大井尤里所在的位置,能夠看到大井尤里已然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氣,沒等到他開口說些什么,就沒有了生息。鬼子兵在確定大井尤里真的死去后,臉上多出了幾分蒼白,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的死去,與他們有些脫離不了的關系。

    越來越多鬼子兵來到這個位置,他們只能看到大井尤里的尸體,宮元一郎和村上真聲兩人也以最快速度來到了這里。只是當他們看到大井尤里死去的時候,卻是不知道為什么驟然松了一口氣。

    等到大井尤里的尸體被鬼子兵運走后,宮元一郎和村上真生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輕松。

    在大井尤里支援而來后,就對宮元一郎沒有太多的好感,對他充滿了意見。

    宮元一郎不是傻子,他能清楚感受到大井尤里對待自己的態度,他有些懷疑要不是大井尤里找不到什么合適的借口,搞不好他會直接受到大井尤里的懲罰。就算大井尤里沒有直接懲罰他,但宮元一郎知道沒有懲罰自己,只是由于時間不對罷了。

    本來宮元一郎還在想如何躲過戰后大井尤里的懲罰,現在大井尤里直接死去,他倒是不用再想這件事情。現在就算是讓大井尤里來懲罰他,也是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說宮元一郎對大井尤里的死去,是有著幾分興奮的。

    “村上君,這不會是你做的手腳吧?”來到角落中,宮元一郎忍不住問道。

    宮元一郎相信大井尤里對自己的態度,肯定也被村上真生看在眼中,以村上真生的手段,還是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的。宮元一郎有些擔憂的看向村上真生,真要是他做的,那么很有可能會被查出來的。

    “中隊長,您怎么會這么想呢?我哪里會有這么大的膽子,除非是我瘋了,才敢對大隊長下手。”村上真生滿臉驚恐的說道。

    村上真生可清楚知道暗中下手段殺害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代表著什么,除非他是步兵大隊的副隊長,否則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呢?村上真生只是宮元步兵中隊的副隊長,就算是暗害了大井尤里也不會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會有一身的麻煩。

    “真的不是你?”宮元一郎再次問道。

    村上真生連忙再次說道:“中隊長,真的不是我做的!應該還是土八路布置的地雷,只是沒有被工兵掃出來。”

    “那應該就是了。”宮元一郎沉默片刻,才開口說道。

    不等村上真生再開口說些什么,宮元一郎就將工兵喊來,對這片區域再次進行掃雷。其他鬼子看到這片區域有工兵再次開始掃雷,都果斷離開了一段距離,他們可不想踩到什么地雷。

    再次讓工兵進行掃雷,還是有些用的,再次有著兩枚地雷被找了出來。

    看到再次找出來的兩枚地雷,在場的鬼子們都沉默了下來,他們看著這兩枚地雷,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誰能想到大井尤里這位大隊長會死在土八路布置的地雷上面呢?大井尤里恐怕成為了第一個被土八路地雷炸死的步兵大隊長。

    “接下來該怎么辦呢?司令部是否有給出什么指示?”宮元一郎將幾個中隊長都聚集起來,商量著接下來該做些什么。

    ()

    

本文網址:http://www.bfetvi.live/book/95661/434374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95661/43437410.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權路通途嫂子的誘惑黑道公主玩轉校園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最強妖孽特種兵王官神總裁的天價小妻子叢林戰神最強兵王風流鄉村

安徽快三062103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