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江天探案 > 作品正文卷 案三十:天使

作品正文卷 案三十:天使

新書推薦:金牌捉鬼系統午夜直播喪尸爆發之人性的浮沉詭魅神游殷跡我天生就有一雙陰陽眼幽冥剪紙人黥心摸金祖師鴛鴦麒麟臂

    引子

    所有的過錯與誤解,只憑一份執念。

    從來都只是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以為單就自己可以顛覆一切,改變一切,未曾想過只是一廂情愿。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從不因某人而破碎分解。

    妄想的天使,現實的魔鬼……

    正文

    死者何玥欣,女,20歲。

    停尸房外,江天靜靜地站著,雙眼通紅,手里緊緊地抓著那對FolliFollie的耳釘,那個還沒來得及送出去的禮物。

    還有再也來不及的那場告白。

    身旁,何玥欣的父親,何強,跪在地上,老淚縱橫。

    “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何強啜泣著,“我不該相信他,我不該相信龐振軍啊,我不該害了你啊,小玥!”

    江天的身體猛地一顫。

    此刻他才終于接受,終于明白,自己是再也沒有機會喊出那一聲“小玥”了。

    再也沒有機會回到從前了。

    眼淚無聲滑落。

    果真是,生離。

    死別……

    那就去終結掉那個從天使墮落成惡魔的親人吧。

    “這是在龐振軍身上找到的,你父親讓我帶給你。”何強顫抖著手遞過一個小木盒,“真正的完滿,是天使‘九’號。”

    江天木然接過。

    木盒上面有個指紋鎖,江天按下指紋,木盒打開。

    里面靜靜地躺著兩支針管。

    那兩支針管中的液體,晶瑩剔透,沒有顏色,像極了水。

    “它們,既是天使,也是魔鬼。”何強看著江天,“就看你怎么用了……”

    ……

    H市,A大廈103層,會議廳。

    隱約可以聽見爆炸聲,槍聲,還有慘叫聲。腳下的地面似乎在微微顫動,天花板貌似有點點灰塵飄落。

    A大廈,正在受到襲擊。

    可是,一片慌亂中,這個會議室里卻是一片死寂。

    江城的視線平靜掃過參會的眾人。

    這些人,或是權力至高無上,或是富甲一方。他們是這個社會的制度制定者,他們左右著社會前進的方向。

    他們高高在上,此刻卻龜縮在這小小的會議室,臉上或是故作鎮靜,或是惶恐不安。

    他們,現在像極普通人。

    可誰,又不是普通人呢?

    江城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道:“一個小時前,我們找到了龐振軍……”頓了一下,江城繼續說,“……的尸體。”

    地下開始一陣輕微的騷亂。

    “現在,我可以負責任的對各位說,經過不懈的努力,我們找到了真正的幕后真兇,那個自始至終都在操控著進行著‘天使’計劃的人,而龐振軍,不過是一個棄子。”

    “是誰?”一人發問。

    突然間,“轟”的一聲,會議室的大門炸裂開,幾塊碎片向眾人飛過來。

    眾人急忙跑開,但也有幾個避閃不及,被木塊砸中,流血不止。

    門口站著一個人,他穿著警服,沖眾人詭異的笑著,露出獠牙。

    江城閉上了眼睛,用幾乎只能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道:

    “申森。”

    ……

    徐問哲睜開雙眼。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頭好痛。

    徐問哲捂著頭,疼的齜牙咧嘴。

    四周黑黢黢的,依稀聽到不遠處有人在輕聲交談。

    聲音稚嫩……是孩子?可為什么聽不懂他們的話?好像是哪兒的方言吧……等等……我為什么在這里?姐姐?姐姐呢?爸爸?媽媽?

    徐問哲瞬間慌亂起來。

    他雖然只有七歲,但因為從小成長在軍人家庭,自然心智較其他同齡孩子成熟不少。

    一個哥哥……

    一張地圖……

    問路……

    手帕……

    昏過去……

    綁架?人販子!

    徐問哲猛的驚醒,自己是被那個問路的年輕哥哥,不,他是人販子,自己被拐走了!

    墻角有三個抱成團的孩子瑟瑟發抖。

    面前有一個小女孩躺在地上沒有動靜,不知死活。

    身旁的一個男孩狐疑的看著自己。

    墻上有一個滅著的燈泡。

    一扇鐵門上只有一個小窗口。

    沒有窗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眼睛逐漸適應了眼前的黑暗,徐問哲漸漸看清了這件小破房里面的一切。

    但他清楚,自己可能再也無法接觸光明了。

    ……

    徐問哲被人販子賣到了很遠很遠。

    從此,G省的一個名叫英山的小山村里,多了一個帶著腳鏈勞作的,瘦弱的,臟兮兮的小男孩。

    這里沒有H市的霓虹燈、大馬路、兒童樂園、干凈溫馨的家,有的只是貧困落后的家家戶戶、永遠干不完的活。

    還有那個被全村人當成茶余飯后談資的瘋女人,以及她和長毛怪生下來的小毛叔。

    張家的那個剛生出來的小子,每次看到自己都會瞪大著眼睛。

    這里的夜晚出奇安靜,徐問哲躺在豬圈里,透過棚頂的破洞看著星星。

    他在想著什么?是姐姐,爸爸,還是媽媽?是那些小伙伴?還是非常喜歡自己的老師?

    是那個經常欺負自己的徐杰?還是那個一看到姐姐就會臉紅的楊晨?

    很關心自己的江城哥哥,會在找自己嗎?

    家里人是否會擔心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

    幾年后,徐問哲跑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似乎慢慢適應了這里的生活的徐問哲會跑了。

    在村民解下徐問哲腳鏈三個月后的夜里,他才跑了。

    沒有人知道徐問哲為什么要等三個月。

    正如沒有人知道徐問哲在看到自己爺爺的墳后,是如何的吃驚。

    排長徐景山之墓。

    本該葬在H市的爺爺,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里!

    ……

    冥冥中,似乎總有一條莫名其妙的線,被我們順著,讓我們走向更為莫名其妙的前方。

    生物體機能強化實驗?

    爺爺……原來是因為這個死的嗎?

    徐問哲拿著從爺爺墳離挖出來的那根針管,仰天慘笑。

    ……

    “你為什么不照顧好姐姐呢?”

    在解救了一群被拐兒童后,這個警察看著遞過來的獎章和證書,沖眼前的Z省公安廳刑偵處處長江城微微一笑,心中默念。

    “我的余生,自此只為一個人,一件事。”

    “找回姐姐。”

    “和完成爺爺的遺愿……”

    鼓掌聲。

    叫好聲。

    “申森同志,好樣的……”

    同事們開心的笑著,叫著,喊著,鼓掌著。

    警察看著證書上的名字,也詭異一笑。

    ……

    “申隊,這大早上的怪冷的啊!”

    ……

    “啪”的一聲,申森將手中的報告往桌上重重一拍,“什么鬼神……”

    ……

    “你們聽著,我要你們去劫一個人。”申森深吸了口氣,“他叫龐振軍。”

    ……

    何強手中的槍掉在地上,捂著流血的肩膀跌坐在地上,眼睛里滿是不可思議。他的身后站著舉著手槍的申森。

    沒有人注意到申森眼睛深處的那抹狠厲。

    ……

    “申哥,你知道嗎,我剛剛經歷了一件大事,我同學辛安綁架了……喂,申哥,你在聽嗎?”

    申森拿著隨意附和著,眼睛始終不離龐振軍手里的試管。

    ……

    “我去,差點忘了,剛剛快把我嚇尿了,現在尿意充盈,我上個廁所先哈。”

    江天跑向廁所。

    申森笑了,心里想著:江城這兒子,是越來越聰明了,姐姐,你看到了嗎?

    ……

    省公安廳親自派人把王顧和王優抓了回去。

    看著遠去的警車,申森感慨道,“看來會有一場大清洗啊。”

    申森低頭,“這世道,是怎么了……”

    ……

    申森從張解的尸體上拔下那支麻醉針,里面還殘留著一些紅色液體。

    “還是沒用啊。”申森心里暗道。

    身旁的江天握緊了拳頭,似乎下定了決心。

    申森突然意識到,江天應該不能留……

    ……

    申森長舒了一口氣,小陳終于還是沒有殺掉江天啊,自己為何在慶幸呢?

    還有,剛剛徐杰的那番話,好像是在對我說呢……

    “其實你和我一樣,妄圖預料未來,妄圖改變未來,妄圖稱霸世界。妄想著這些妄想,才會墮入惡的‘輪回’,走不出來吧!”

    申森打了個冷顫,不知為何。

    ……

    申森看著面前的耿燕,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女孩子,很可怕啊。

    小天……可能很傷心吧……

    我為什么會想這些?

    ……

    “他是皇帝,不能容忍自己的天子游戲出現了殘缺,所以又殺了一個人,唉。”江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申哥,你說他殺人,是太愛自己的小說了,不能容許他人詆毀,還是本就是個惡魔,借此發泄呢?”

    “誰知道呢。”申森聳聳肩,“每個人的心中都有惡魔,區別無非就是釋放早晚的問題吧。”

    “是嗎?”江天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申森,隨后閉上眼睛,“或許,是吧。”

    申森注意到了,江天的眼神。

    難道……

    他知道了?

    ……

    A大廈樓頂,申森站在圍欄上,俯視腳下。

    人群?蟻群?

    這便是萬人之上嗎?

    “砰”,一聲槍響后,一顆子彈打中了申森的胸膛。

    金色的血液噴出來幾點,便停止了,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幾個呼吸間,傷口就完好如初。

    那顆子彈被自己的身體“吐”了出來。

    申森轉過身,看到江天舉著手槍,槍口沖著自己。

    二人沒有說話,就這么靜靜地站著。

    如果有人問江天,這輩子最希望堅持什么,江天應該會回答:堅持著正義。

    如果有人問申森,這輩子最希望堅持什么,申森應該會回答:做一個警察。

    現在是時候為了正義,殺掉一直堅持正義的警察了。

    “為什么?”

    江天開口,但槍口始終指著申森。

    申森并沒有回答江天,而是伸開雙臂,問江天:“小天,你說我現在是一個天使,還是一個惡魔?”

    “剛剛我趕到A大廈的時候,看到下面的廣場上,有很多尸體。”江天一字一句道,“有很多,警察的尸體。”

    一旁的地面上,排列著很多官員的尸體。

    他們穿著西裝,死得體面。

    稍稍讓江天放心的是,里面沒有江城。

    “小天,我看了很多年,看到了很多事。”申森輕輕一笑,“有些事我們心知肚明。”

    “什么意思?”

    “一個人,既是天使,也是惡魔。”申森的表情突然狠厲起來,“我努力過,我盡力過!可是這世道依舊是黑白正反難辨,濁清不分!”

    “我們一起,看過了多少罪惡,多少黑暗!可這么多年還是他媽的渾渾噩噩!”

    “該是先破后立了。”

    “放心吧,小天,我沒對江城怎么樣。雖然他也……但我……不想……”

    “我不想我爺爺的悲劇,發生在此后的任何一人身上。”

    “我殺的,都是該殺的人,早就該死的人。”

    眼前的申森有些瘋癲,自言自語著,手舞足蹈著。

    他終于變回了徐問哲了吧。

    他在用孩子時的想法,改變世界。

    江天的眼睛有些紅,他知道申森還是那個申森,只不過回不去了。

    “為什么殺了何玥欣?又為什么放過我?”江天依舊舉著手槍。

    申森冷靜下來,看著江天。

    “因為,她也該死。”

    “為什么!小玥她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

    申森笑了。

    “我知道,你的下一發子彈是天使‘九’號。我也知道,江城和你在看到那份DNA報告后就一清二楚了。我還知道,你也被騙了。”

    江天吃驚的看著申森。

    “他們,根本沒死。”江城的聲音從背后響起。

    ……

    黑暗中,他睜開眼睛。

    停尸間的冰柜突然自己打開,一個赤裸的男人從里面爬出。

    “不好意思,借件衣服唄。”

    龐振軍看著眼前發了瘋似的跑開的法醫,無奈的笑笑。

    “穿上。”身旁遞過來一件衣服,一個好聽的女聲傳來。

    “謝謝你,小玥。”

    何強與何玥欣站在自己身后,似笑非笑。

    “我說,運籌帷幄的人向來都是出現在背后,這是什么鬼定律?”龐振軍發著牢騷,穿上了衣服。

    “別廢話,他們等著呢。”何玥欣催促了一句。

    “小玥,小天他,給你的。”

    何強把一個耳釘盒塞到何玥欣的手里。

    何玥欣愣了許久,苦笑一聲,用決絕的語氣說:“不用了。”

    說罷,她將耳釘盒放到地上,轉身和何強、龐振軍離開。

    沒有回頭。

    ……

    “天使‘九’號,既是完美品,也是殺死天使‘八’號實驗體的毒藥。”江城從江天拿過手槍,“申森,這個所謂的幕后黑手,也只是國家機器的一顆小棋子。”

    話音剛落,那排官員的尸體竟然紛紛坐起。

    他們復活了!

    他們根本沒死,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會死!

    申森似乎對這一切早有預料,平靜的看著一臉不可置信的江天。

    “小天,這是你算得最錯的一次。”申森說,“錯的一塌糊涂。”

    “這也是他的成長路上,必不可少的一步。”江城平靜說道,“也是,最后一步。”

    “啊!”一陣慘叫傳來。

    申森捂著胸口,喘著粗氣,沒一會,他的頭發就變得花白,身體急速膨脹起來,撐破了衣服。

    “時效要到了,申森,一會你會更痛苦的。”江城的槍口瞄準了申森,“我送你走吧。”

    槍聲響起,數顆沾染著天使“九”號藥劑的子彈射出,擊中了申森的面門。

    巨大的沖擊力將申森打飛,從A大廈樓頂墜落。

    “申哥!”江天的眼淚奪眶而出。

    空中,申森閉上眼睛,嘴角帶著解脫的笑意。

    終于是天使了。

    終于是輕盈自由的翱翔了。

    這一生太苦,終于解脫了。

    自始至終一直被當成棋子的申森,一直被別人左右人生的徐問哲,終于……

    爺爺,別怪我,我只是不甘心你就這么被人玩弄,被人們遺忘。

    可惜,我失敗了。

    也無憾了……

    ……

    “小天,何強他給了你兩支天使‘九”號吧,你準備好成為天使了嗎?”江城看著江天,眼里有一絲期待。

    江天一直發呆,直到江城喊他,他才回過神來。

    他看向手中的針管。

    恍惚。

    “準備好了。”

    江天卻將試管用力砸到地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玻璃碎片飛濺,天使藥劑化成一股水汽,很快就消散不見。

    “我也是……棋子吧……”

    江天想哭,卻哭不出來。

    ……

    無數攝像機和眾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江天身上。

    面前人頭攢動,記者和市民,很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那批武警不讓他們靠近。

    A大廈許多樓層的窗戶已經破碎,破敗不堪。

    廣場上散落著無數的鋼化玻璃碎渣,和許多橫七豎八,血肉模糊,殘缺不全的尸體。或許,更準確地形容,是破碎的殘肢。幾具相對完整的尸體上,可以看出穿著警服。

    只有一具尸體有些特別。

    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性,頭發花白,身穿警服,眼睛微微張開,臉上有數個彈孔,嵌著子彈,身下有大片血跡。

    那血是淡金色的。

    江天看了申森的尸體一眼,隨后看向眾人,眼神平靜,開口道:“我想,在場的各位有權知道真相,所有人,都有權知道真相。”頓了一下,江天繼續說,“我知道,其實大家對我并不陌生,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認識我。接下來,我想跟大家講一些故事,一些你們曾經聽過,卻并不完全了解的故事。有些話,很早就想說,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而今天這么多人都在,是最合適的時候。”

    江天慢慢坐到地上,那神情像是一個老人,在細細品味著自己曾經的青春,那夜夜夢回的地方。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

    “故事的起點,是在兩年前……”

    像是被誰按下了回放鍵,那些往事,開始一幕幕地閃回。

    ……

    龐振軍,齊嵐,倪剛,耿燕,周豪,許昂,張秀,徐江,王祖浩,丁帆,陳鵬,辛安,李宇,徐家新,陳銘,黃輝,蔡婷,古莩,張富,王悔,張宇,張解,杜萍,李怡,王建,陳雅雪,張媽,張元富,小毛叔,徐杰,楊晨,方良,王華,許麗,陳.光,陳彥,陳二,李鏡清,許進,陳國,吳生,南淼,陳安巧,何玥欣,申森……

    我想將你們的故事講給全世界聽。

    可我不知道我又能講多久,講多少。

    我的生命在倒計時了吧。

    我聽見了槍栓的聲音。

    可我,想講。

    哪怕只有,一句話……

    “我叫江天。”

    ……

本文網址:http://www.bfetvi.live/book/85963/391060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85963/39106011.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茅山終極僵尸王尸妻難纏五十里棺材鋪最后一個陰陽先生邪靈都市13路末班車冥王老公,晚上見都市之捉鬼天師茅山術之捉鬼人冥妻狐娘

安徽快三062103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