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史小說 > 風流神針 > 第62章 你有病

第62章 你有病

新書推薦:太子妃你就從了側妃吧皇后的宮斗日記大楚最強姑爺天心長明天!夫君是個大反派戰國王天下許你一夢傾心故夢微雨夫君是空降滿級大佬密探王妃零零卿

    曾飛霞得意洋洋笑了:“其實很簡單,窮苦人家請不起仆從,只能自己洗衣服洗菜,什么都自己動手,大冬天的也是這樣!所以很多的窮苦人家的女人的手都有這種病,我走南闖北見得多了。所以剛才只是說了一個常見的病,以便引起她的注意,就算她沒有,或許她的親戚朋友啥的就有。她一定會關心的,果不其然吧?這一招叫‘借故攀談’。——先找個事由跟人家搭上話,然后說著說著往治病上引,這可沒有現成的套路,完全靠自己察言觀色。”

    古葉舟點點頭:“原來如此,你平時還是挺注意觀察的。也懂得心理學。”

    “心理學是啥玩意?”曾飛霞等大眼睛問。

    “唔……,心理學是儒家的一種學問,專門研究別人心里怎么想的。”

    “哦!”曾飛霞若有所悟點點頭,“要說揣摩別人的想法,這個我拿手,好江湖的就得學會察言觀色。不過我不知道這叫做什么心理學。”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搖鈴往前走。

    走了幾條胡同,也沒有一個出來招呼他們看病的。曾飛霞也不著急,東張西望,終于,他看見了幾個男女蹲在小胡同的街邊,正在說話。其中一個小孩,正抓著一只雞腿在啃。曾飛霞立即眼睛一亮,低聲對古葉舟道:“生意來了!看著點!”

    說罷,曾飛霞慢慢地走過這幾個人,突然,他站住了,指著那啃雞腿的男孩道:“你是誰家的孩子?”

    蹲著的幾個人都微微一愣,那啃雞腿的也愣了一下,說:“我是三貴家的。”

    “你爹呢?”

    那孩子看了旁邊一個中年男子一眼。那男子打量了一下曾飛霞:“我是他爹,怎么了?”

    “你兒子有病,而且,病已經快發作了!”

    “你說什么啊?”男子瞪眼道,“你誰啊?”

    “這位大哥你別誤會,我和我師兄是鈴醫,我們剛剛給前面胡同的蒲嬸看病出來,我們看病免費,不要錢的,為的就是藥治有源,懸壺濟世。我們經過這里,突然看見這孩子,患有非常厲害的一種病,我出于好意,所以隨口問問,聽大哥這說話,似乎不愿意我們多管閑事,那我多嘴了!實在是抱歉。”說罷,又看了那孩子一眼,搖搖頭,嘆了口氣,對古葉舟道:“多好的一個孩子,可惜了……!走吧!”

    說罷,轉身就走。

    那中年人忙叫住了:“這位姑娘等一下,你們去給蒲嬸看病了?”很顯然,這人認識他們先前看病的那個婦人。

    曾飛霞點點頭:“是啊,她手腳有骨痹,痛得很厲害,晚上都睡不著。我們給她治了一次,就已經大好了,蒲嬸很高興,一再要求我們明天再來給他看病呢。她愿意讓我們給治病,不光光是我們能治好她的病,主要還是我們不要錢,義診!這是我們師父給的規矩,給人看病,分文不取。真的!不信你馬上去問蒲嬸!我們也就是路過,看見這孩子油餅有病,出于好意,隨口這么一說,沒有別的意思。”

    那中年男子聽她說的有鼻子有眼的,便信了一半了,問:“你們看病不要錢?”

    “當然不要!一文錢都不要,治病救人,那本來就是積陰德的事情,咋還能要錢呢?”

    中年男子跟那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臉上都有了羨慕的笑容,忙對曾飛霞道:“我兒子真的有病嗎?”

    “大哥,我騙你作什么?我們說師兄妹給人看病是不收錢的。騙你有什么意思?”

    “要是真不要錢,你就給看看唄,我兒子有什么病?他一直好端端的能吃能喝的。”

    “那是因為他的病還沒有發作!”曾飛霞語重心長說著,“有的病,秋伏冬發,有的病春伏夏發。這個是不一樣的。你兒子這病,就屬于前一種,秋天種下了病根,到了冬天,必發無疑,而且,一發就是要命的大病!我不騙你,你要不信,咱們等著瞧,要是過了這個冬天,你兒子還沒有生病,你上門拆我們的招牌,打我的臉!真的!”

    那男子聽她說得如此肯定,不由的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我不是不信,我剛才受說錯了,姑娘你原諒。你就給看看唄。”

    “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給看看。”曾飛霞走過去,蹲下,看了看孩子,天氣很熱,孩子只轉了一件單衣。她伸手在孩子的要肚子上摸了摸,說:“這痛不痛?”

    孩子搖搖頭。

    “那這里呢?”曾飛霞移動了一下手指,那孩子立即殺豬一般叫了起來:“哎喲痛!好痛啊!”

    曾飛霞點點頭,對那中年男子道:“果然沒錯!你兒子這是尸厥!不過還沒有發作,現在病邪隱藏在這里,等到時候發作,你兒子會好端端的倒下,人事不知!跟死人一樣!而且,很快就會真的沒氣死掉的。”

    “尸厥?”中年男子吃了一驚,對旁邊一個年輕人道:“尤屠夫的兒子,不也是尸厥嗎?”

    “是啊,汪神醫說的就是尸厥。”

    古葉舟一聽汪神醫這名字好熟,凝神一想,便想起來了,他們公鵝寨龍老太爺等三個大戶的家人生病,就是到縣城里來找這位汪神醫。據說是整個縣城醫術最高明的,人稱神醫。

    中年男子的話得到了印證,不由臉色大變:“尤屠夫的兒子,不就是得尸厥而死的嗎?”

    圍觀的幾個人都微微點頭。

    曾飛霞一看,更是暗喜,臉上卻顯出憂心忡忡的樣子:“這種病是絕癥!除了我師父和我們師兄妹,沒有人能醫治!我不是看不起汪神醫,真的,這種病,找不到真正懂行會治的人,那是白搭,跟等死差不多!我可告訴你們,這種病你們也知道厲害了,多的我就不說,得了這種病,死之前好端端的,突然就死了。你們父母根本一點都防備不到。”

    圍觀的一個胖子連連點頭:“是啊,尤屠夫家的兒子,也是出去跟孩子們在山神廟那里捉迷藏,好端端的就是到在地上,跟死了一樣,等到汪神醫請來了,人已經死了。”

    另一個瘦子也道:“是啊,要不是他們家喪事,我們這頓酒肉還撈不著呢!”

    胖子瞪眼道:“可別這么說,幫忙了吃頓飯應該的,可不能為了吃飯,就盼著人家不好。”

    “那是那是!”

    聽這兩人這么一說,中年男子更是擔憂,對曾飛霞道:“我兒子得的不是尸厥吧?”

    “怎么不是?”曾飛霞瞪眼,蹲下身又摸了摸那孩子剛才喊痛的地方,那孩子又慘叫著說好痛。曾飛霞道:“怎么樣?看見了嗎?就是這里!我還會騙你不成?你看,你兒子痛的這個部位就在是這里,這里是肝,病邪就在藏在這里,只有我師傳獨門的診治手法才能摸得到。別人是摸不到的。”

    中年男子惶恐道:“那……那怎么辦?”

    “有病治病啊!你也是幸運,遇到我們師兄妹了,要不然,你兒子可就慘了。——大哥貴姓?”

    “免貴,我姓劉,我是賣豬肉的,都叫我豬肉劉。”

    “原來是劉大哥,你放心,我們看病不收分文,真的,你給錢我們也不要。就是這個積德行善,藥治有緣。”

    “那太好了,姑娘,你就行行好,給我兒子看看吧,我就這么一個兒子,可不能有什么差錯。”

    曾飛霞點點頭,裝模裝樣讓給那孩子診脈望舌,說:“沒錯,就是尸厥!不過不用擔心,我們恰好帶了我師父親手配制的專門治療尸厥的丹藥——虎骨治尸丹!吶!”說罷,她看了古葉舟一眼:“師兄,拿丹藥出來啊。”

    古葉舟不知道她弄什么玄虛,便從自己的包裹里取了一個瓷瓶,里面是給小孩子打蟲的藥丸,吃了沒有壞處。

    曾飛霞接過,滔滔不絕道:“我可實話告訴你,這藥丸,是我師父親手配制的,天底下就這么一點,你有錢都沒有地方買去!真的!只此一家!這可是好藥,我師父這藥,那可都是用的好藥配伍的,里面的藥都是名貴得很,除了虎骨,我這藥丸還有丹參、遠志、石菖蒲、硫黃、黨參、麥冬、五味子、夜交藤、龍齒等等等等,這些藥我是花了錢的,都是上好的道地藥材呢!單單是這些藥,這一丸下來就要兩百文!當然,我們也不會跟你要兩百文錢的,因為我說了,我們是奉了師命下山懸壺濟世的,就是積德行善,所以,不會給你要這么多錢,所謂藥治有緣,今日我們也是跟蒲嬸看病,這才路過這里,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從這里走,你也不會遇到我們,你兒子的病就不會有什么指望。真的,這就叫有緣!不過,這丸藥也是我師父花了本錢的,我不跟你要多的,就一個本錢就行,你總不能讓我師父貼錢給你兒子治病不是?你要問本錢是多少?放心,不多!剛才說了,兩百文,可我不能跟你要這么多,因為還講一個緣分,這是情分,是錢買不來的。所以,我給你打個七折,只收你一百四十文!怎么樣?我們這可是貼了本錢的。你要是舍不得錢也沒有關系,反正我已經給你免費看出了毛病,就是尸厥,你就自己找名醫治病去,不過,我得提醒你一聲,別人治,一百四十文可是治不好你兒子這病的。也就只有我們師兄妹,真的……!”

    <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bfetvi.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bfetvi.live/book/16459/73905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6459/739057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總裁的天價小妻子魔道祖師悠哉獸世:種種田,生生崽最強妖孽特種兵王嫂子的誘惑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風流鄉村哇!蘿莉萌翻了女總裁的神級保鏢官神

安徽快三0621031开奖结果